沂水县全福食品厂沂水县全福食品厂

香精立大功!红牛牌安奈吉借曜能量批文上市了……

2019/5/18 9:06:00 阅读数:331 信息分类:饮料招商 编辑:小茹

在5次反复变更上市时间之后,近日终于有媒体曝出红牛牌安奈吉已在部分区域悄然上架。

但是相似度高达99%的金罐包装,以及和早已退市的“曜能量”产品相同的配料表,都让人不禁怀疑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天丝)此次授权推出红牛牌安奈吉的真实目的。

坐实“摘桃”之心?

在红牛品牌中泰股东纠纷法律层面尚无任何定论的情况下匆忙上市的安奈吉,恐怕“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至此,除了与华彬合作的中国红牛饮料,泰天丝同源企业红牛在国内有两种,红牛牌劲能饮料(奥地利红牛)、红牛牌安奈吉,此外云南部分区域还有屡被查处的走私版泰国红牛(原产越南或泰国)。与一般大厂大牌品牌延伸做法不同,这三种产品与华彬版中国红牛饮料具有相似的功能、相似的人群。

香精立大功!红牛牌安奈吉借曜能量批文上市了……

特别是今日推出的红牛牌安奈吉,外观与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几乎一致,这种类似“山寨红牛”的做法,某种程度上反应了泰天丝对于自家的所谓新品缺乏信心,借助中国红牛市场热度赢取消费者、赢得市场来得更快、更现实。

有媒体追根溯源,指出泰天丝公司购入广州“曜能量”是次巧妙的安排。为了快速取得国家保健食品批文,尽快从胶着的华彬之战中抽身出来,先来收割中国红牛的市场红利比较现实。

与中国红牛争夺市场的蛋糕,泰天丝应该花费不菲购买经营不利的广州曜能量品牌,以省去长时间的审批和不确定性,通过变更广州“曜能量”品牌的保健食品批文的公司主体和产品名称,借船出海。

在华彬版中国红牛已经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情况下,泰天丝推出的饮料安奈吉,很难说它是想带来新的红牛新品饮料促进良性竞争,其实还是想蹭中国红牛的知名度,又或者,它只是觊觎中国市场的巨大利润?可以说,泰天丝新品的上市让公众重新回归理性,开始质疑泰天丝的翻脸只是利益分配的不满,并企图抛弃已经缔约的合作伙伴,另起炉灶,坐实了“摘桃子”之心。

“两个红牛”

1995年,红牛发明人许书标与华彬集团创始人严彬相识,双方商定五十年合作原则:由严彬主导设立中国红牛,负责中国市场运营。许书标在中国红牛五十年经营期限内,通过向中国红牛销售香精等原材料获取利润,并确保五十年内仅中国红牛有权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红牛饮料。

自此之后,严彬从零开始,逐步将红牛品牌打造成中国功能性饮料领军品牌。而当初的“不投资、不过问,由严彬自行开拓中国市场”,到如今巨大的市场利益的吸引下,彼时的承诺对于泰天丝第二代部分继承人来说也已变得无足轻重。

开辟市场时怕担风险,拒绝投入;市场成熟了,又觉得可分配利益太少,面对中国红牛的巨大利润,毅然决然的撕毁盟约,可以说是资本驱动的商人的“典范”了。

据悉,中国红牛设立时,恰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颁布实施,营业期限在办理工商登记时暂只能记载为二十年。后中国红牛于1998年迁址北京,期限仍登记为二十年。2002年,前述外商投资限制已被取消,中国红牛营业期限可直接登记为五十年。

但由于长期以来的愉快合作,许书标与严彬代表的泰天丝和华彬始终恪守承诺、按照五十年协议约定获取各自收益。因此,在2002年政策限制取消时,华彬没有考虑过去重新办理营业期限登记手续,只想等到2018年营业期限正式届满时,再去落实延期登记手续。这次的“信任”却给后续埋下了隐患。这也是泰天丝屡次对华彬指责背后的真相。

商标争夺战

2019年3月30日《经济观察网》署名文章指出:商业实践中签署的合同文件,其实是一个不完全的合同,再完美的合同都是有遗漏的。这不仅因为语言表达天然是有局限的,合同双方没有办法把全部商业意图写入合同中,有些隐性条款、默示条款,会在合同执行过程中逐渐产生和深化;信息一开始也是模糊的,商业合作是连续的、动态的、变化的,对商业合作真实过程的透彻理解,是摆在企业家和法律家面前的首要问题,这就要求中国企业在商业实践中以更大的智慧来面临这一些挑战,也要求站在企业家身后的法律家更加务实理性。

据华彬声明,2012年,许书标去世。此后,许氏家族子女十一人对其父授权、其母亲笔签署的五十年协议确定的合作关系产生严重分歧,自此泰天丝违背契约精神,红牛商标纠纷案因此而起。

据相关信息显示,为贴合本土消费者,红牛进入中国时,华彬根据中国消费者的口味进行了重新调配,并充分论证其功能性和安全性,舍弃了过量的咖啡因和浓郁的香精口感,这才有了今天的中国红牛。中国红牛的口味、配方与泰国红牛、奥地利红牛不同的原因也在于此。

可以说,因为有了华彬的前期投入才有了红牛如今的口味和市场地位。中国红牛才是中国消费者一直以来喜欢和信赖的红牛饮料。此次在不能篡改“曜能量”配方的前提下,要使其产品如此接近华彬版中国红牛口味,泰天丝似乎只能“抱香精大腿”,尤其是用浓浓的香精掩盖了牛磺酸和西洋参的口味,有误导、欺骗消费者之嫌。

这样的做法和现象曾经出现在山寨的产品上,在国内饮料行业大厂竞争中也算首开先河。香精作为食品添加剂不是营养素,我们人体既不需要,也无法把它们吸收或分解,只能依靠新陈代谢将其排出体外。

从品牌培养长远看,泰天丝如今的举动未免有“涸泽而渔”之嫌,法理未必一定占据优势,商业伦理和道德情理上更难立足。媒体多次报道前红牛高管和员工操盘泰天丝中国新战略,这在中国市场的商业竞争中更为鲜见,我们不去猜测这些高管究竟为什么离开红牛,至少从目前的消息看也是与东家和平分手,而且据说走之前待遇不菲。

是泰天丝长时间的说服工作终起了作用,还是这些高管在泰天丝咄咄逼人的形势面前谋划已久,不得而知。但在两个股东法律纠纷没有落地之前,几乎一样的产品推出其实是收割消费者的智商税,市场终的买单者是消费者。

当然,市场更在意的是谁能更懂消费者,能给消费者带来不变的品质。就如有媒体之前评论,“在能量饮料中,红牛已经成为一种信仰,无论竞品和仿品如何来势汹汹,都无法撼动红牛的地位。因此,并不代表任何一款饮料穿上红牛的外衣,它就能被消费者接受。”

如今中国红牛力求庞大的利益共同体经营趋于稳定。上述署名文章的法律专家认为,华彬集团作为品牌实际运营商的历史作用应该如何评价?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更何况双方对于合作期限的理解存在重大分歧,一直以来对于市场的各方面投入,也是建立在各自理解的基础之上,这就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在法律纠纷尘埃落地之前,大家无意对这场纠纷做任何猜测。但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中国功能饮料行业一损俱损。而新入局的红牛牌安奈吉,到底是“新红牛”还是“搅局者”,只有时间可以给答案。

方决裂,对于双方而言则是双输的结果,日本全家可能将失去中国市场的大量门店,而顶新可能则面临要变成“山寨”品牌的风险,多年的投入受到损失。

大使秘密武器,且扫且看且分析